首先,服裝行業(yè)可能在2023年面臨全球經(jīng)濟放緩和消費需求減弱。
服裝行業(yè)是一個(gè)買(mǎi)方驅動(dòng)的行業(yè),這意味著(zhù)該行業(yè)的貿易量和產(chǎn)量將受到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的影響。在通脹上升、能源成本高企和全球供應鏈緊縮的大環(huán)境下,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等主要國際經(jīng)濟機構一致預測到:新的一年,全球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將持續放緩。同樣地,世界貿易組織(WTO)預測,2023年世界商品貿易將增長(cháng)1%左右,遠低于2022年的3.5%。
據估計,全球服裝貿易在新的一年將小幅增長(cháng)0.8%1.5%,達到2021年以來(lái)的最低水平。另一方面,需求下降或有助于減輕時(shí)尚企業(yè)在新的一年面臨的采購成本壓力上升等問(wèn)題。
其次,時(shí)尚品牌和零售商可能會(huì )繼續利用多元化的采購來(lái)源,并加強與主要供應商之間的關(guān)系,從而應對動(dòng)蕩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。根據美國時(shí)尚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(USFIA)進(jìn)行的2022年時(shí)尚行業(yè)基準研究數據顯示,截至2024年,受訪(fǎng)的美國時(shí)尚公司中有將近40%計劃從不同的國家市場(chǎng)采購服裝,并與不同的供應商展開(kāi)合作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提高靈活性和降低資源風(fēng)險”、“減少從中國獲得的采購量”和“探索近岸采購機會(huì )”是美國時(shí)尚公司采購源多元化戰略的主要驅動(dòng)力。與此同時(shí),時(shí)尚公司將不斷優(yōu)化其供應商基礎,未來(lái)與“更少的供應商合作”的情況并不常見(jiàn)。例如,時(shí)裝公司越來(lái)越喜歡與所謂的“超級供應商”合作,即那些具有多國制造能力,或可垂直生產(chǎn)紡織品和服裝的供應商,以實(shí)現采購的靈活性和敏捷性。
隨著(zhù)越來(lái)越多的時(shí)尚公司認識到“以供應商為核心”的商業(yè)戰略?xún)r(jià)值,我們也能在新的一年看到供應商與進(jìn)口商之間保持更加平衡的關(guān)系。提高采購可持續性和使用可持續紡織材料的重要性,將在新的一年中有所凸顯。
一方面,隨著(zhù)利益相關(guān)者的期望越來(lái)越高,在新法規的推動(dòng)下,時(shí)尚公司將做出更多努力,以開(kāi)發(fā)更具可持續性、更富有社會(huì )責任感和生產(chǎn)來(lái)源信息更透明的服裝供應鏈。例如,越來(lái)越多的時(shí)尚品牌和零售商自愿開(kāi)始向公眾發(fā)布其供應商信息,例如工廠(chǎng)名稱(chēng)、地點(diǎn)、生產(chǎn)職能和合規記錄。此外,新的可追溯性技術(shù),以及與供應商的密切合作,都能讓時(shí)裝公司比過(guò)去更好地了解所面對的原材料供應商。值得注意的是,豐富的供應商數據將為時(shí)尚公司優(yōu)化現有供應鏈和提高運營(yíng)效率提供重要支持。
另一方面,隨著(zhù)消費者對時(shí)尚行業(yè)可持續性越來(lái)越感興趣,時(shí)裝公司也將因此多多迎合市場(chǎng)需求,不斷推出此類(lèi)環(huán)保材料服裝。最新研究表明,采購由回收紡織材料制成的服裝,不僅可以產(chǎn)生積極的環(huán)境影響,還能幫助時(shí)裝公司獲得商業(yè)利益。在美國零售市場(chǎng),此類(lèi)產(chǎn)品很大一部分源自“美國制造”或來(lái)自非洲(例如突尼斯和摩洛哥)等新興采購市場(chǎng)。對于中國供應商而言,提升此類(lèi)材料服裝的生產(chǎn)實(shí)力,或許能夠進(jìn)一步在對方將采購源“回遷”時(shí),挽留住采購方的資金。
與環(huán)保材料服裝相關(guān)的是,我們未來(lái)也可能將看到更多關(guān)于關(guān)稅優(yōu)惠等貿易政策對時(shí)尚公司提供更廣泛的支持。
同時(shí),在各種經(jīng)濟和非經(jīng)濟因素的推動(dòng)下,時(shí)尚公司可能會(huì )在2023年進(jìn)一步探索“供應鏈近岸化”策略,他們也將需要更加關(guān)注現有自由貿易協(xié)定及其具體機制對自身采購實(shí)踐產(chǎn)生的影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