鑒于歐盟與非洲具有地理的鄰近性和歷史的相關(guān)性,加強與非洲的貿易和投資聯(lián)系對歐盟的戰略意義與日俱增?!斗侵薮箨懽再Q區協(xié)定》是非洲第一個(gè)關(guān)于深度融合的大陸合作框架,涵蓋了服務(wù)、投資、競爭政策、知識產(chǎn)權和數字貿易等多個(gè)領(lǐng)域。該協(xié)定規定的監管框架與歐盟的監管框架的趨同,將對歐洲企業(yè)在非洲經(jīng)營(yíng)產(chǎn)生重大影響。為此,歐盟認為,應通過(guò)加強與非洲開(kāi)展多領(lǐng)域合作來(lái)應對該協(xié)議帶來(lái)的變化。

在歐盟看來(lái),非洲大陸自貿區的建成具有重要的發(fā)展意義。

一是非洲大陸自貿區擁有多樣化的貿易伙伴。非洲大陸貿易區成立于20211月,在許多方面都是一個(gè)了不起的自貿區,它包括的簽署國比世貿組織成立以來(lái)的任何其他同類(lèi)協(xié)議都多。該自貿區囊括了被聯(lián)合國列為“最不發(fā)達國家”的46個(gè)國家中的33個(gè)。此外,盡管被廣泛稱(chēng)為“南南”貿易,非洲自貿區匯集了在發(fā)展水平、社會(huì )、文化和政治方面有很大差異的國家,非洲大陸自貿區成員之間的巨大不對稱(chēng)性增加了其一體化進(jìn)程的復雜性。

二是盡管整合許多異質(zhì)伙伴存在困難,但非洲大陸自貿區的談判和批準的速度卻驚人。幾十年來(lái),非洲國家一直在追求大陸一體化,但他們過(guò)去的努力帶有嚴重的地緣政治色彩。而非洲自貿區帶來(lái)了一種更新的、以商業(yè)為導向的方法。盡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和逆全球化加劇的影響,談判變得復雜和緩慢,但是非洲自貿區在過(guò)去兩年的進(jìn)展尤其令人印象深刻。

三是《非洲大陸自貿區協(xié)定》是非洲第一個(gè)全面涵蓋深度一體化的協(xié)定。該協(xié)定不僅規定了要削減傳統的貿易壁壘,如關(guān)稅和配額等,而且還提出要整合更廣泛的國內法規。這意味著(zhù)該協(xié)定將塑造在非洲經(jīng)營(yíng)的公司的規則,而這些規則與歐盟的政策和標準越一致,歐洲公司就越容易擴大在非洲市場(chǎng)的存在。同時(shí),非洲大陸自貿談判還為非洲國家未來(lái)將開(kāi)展的雙邊談判以及在世貿組織框架下與歐洲國家的談判樹(shù)立樣板。54個(gè)非洲國家在非洲大陸貿易一體化框架下進(jìn)行的談判和改革,將不可避免地影響他們未來(lái)在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協(xié)定中的履約,以及在多邊貿易體制下與世貿組織其他成員的履約。

盡管如此,歐盟也客觀(guān)分析了未來(lái)在非洲大陸開(kāi)展經(jīng)貿合作將面臨的挑戰。

第一,非洲大陸自貿區的政策缺乏連貫性和一致性?!斗侵薮箨懽杂少Q易協(xié)定》強調了非洲國家現有以及未來(lái)的自由貿易協(xié)定的一致性?!秴f(xié)定》第3條討論了解決“重疊成員”問(wèn)題的必要性,但沒(méi)有提供進(jìn)一步的指導和機制。例如,《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(xié)定》并沒(méi)有規定在承諾和規則不一致的情況下,《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(xié)定》是否應優(yōu)先被履行。

第二,在對待最不發(fā)達國家和其他發(fā)展中國家方面,歐盟對非洲的貿易政策是碎片化的。當前非洲存在多個(gè)區域貿易協(xié)定,而歐盟對待這些貿易協(xié)定的措施也有差異,這些差異可能會(huì )阻礙整個(gè)區域的一體化。同時(shí)這些貿易協(xié)定在經(jīng)濟和地理劃分上可能已經(jīng)過(guò)時(shí),也與非洲大陸自貿區和其他非盟倡議的運作方式不同,這些分散的貿易協(xié)定也給歐盟的對非貿易政策制定帶來(lái)了挑戰。

第三,歐盟設定了針對非洲國家的不同的原產(chǎn)地規則,有可能使供應鏈的擴展變得復雜。因此,歐盟應該修改其貿易協(xié)定中的原產(chǎn)地規則,以消除洲際一體化的障礙。

歐盟貿易政策與非洲大陸自貿區進(jìn)程的融合為非洲貿易帶來(lái)了新的復雜性,但也為歐盟和非洲大陸之間的互利經(jīng)濟合作帶來(lái)了新的機遇。當前,疫情阻礙了貿易和資本的流動(dòng),但也促進(jìn)了全球供應鏈的多元化和近岸化?;诖?,歐盟特別需要重視非洲市場(chǎng),未來(lái)將從兩條平行軌道來(lái)應對其他經(jīng)濟體在非洲的競爭。

一方面,注重傳統貿易議程。歐盟需要統一其與非洲國家的貿易制度,并確保它們與非洲大陸自貿區一致。這項工作的重點(diǎn)應該是修訂原產(chǎn)地規則,將統一的原產(chǎn)地規則作為傳統貿易議程的一個(gè)重要組成部分。同時(shí),歐盟應試圖將經(jīng)濟伙伴關(guān)系協(xié)定和深度全面的自由貿易協(xié)定(DCFTAs)標準化,為非洲大陸的統一貿易政策制度鋪平道路。

另一方面,關(guān)注新貿易議程。非洲大陸自貿區面臨的挑戰將越來(lái)越涉及深度融合,許多非洲國家缺乏該領(lǐng)域的技術(shù)專(zhuān)長(cháng)和經(jīng)驗。因此,歐盟可以與非洲國家開(kāi)展技術(shù)合作,支持非洲向服務(wù)貿易和數字經(jīng)濟轉型,努力成為非洲的獨特的、有價(jià)值的發(fā)展合作伙伴。通過(guò)在新貿易議題上加強合作,有助于歐盟與非洲形成共識和信任,協(xié)調立場(chǎng)共同應對日益復雜的全球貿易的挑戰。

(作者分別系商務(wù)部研究院虹橋國際經(jīng)濟論壇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、研究員,外交學(xué)院外交學(xué)系碩士研究生宋微蘇天祺)

信息來(lái)源:國際商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