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貿易和氣候變化的交互作用一直以來(lái)都是國際社會(huì )普遍關(guān)注的議題。近段時(shí)期,歐盟理事會(huì )宣布通過(guò)碳邊境調節機制(Carbon Border AdjustmentMechanism,簡(jiǎn)稱(chēng)CBAM,業(yè)內普遍稱(chēng)之為“碳關(guān)稅”),即運用關(guān)稅的方式來(lái)應對氣候變化問(wèn)題。這一舉動(dòng)再次將全球貿易的重塑與氣候環(huán)境問(wèn)題相裹挾,也預示著(zhù)國際貿易領(lǐng)域將出現新的博弈,或將對全球貿易產(chǎn)生深遠影響。根據議程,今年7月,歐盟碳關(guān)稅將進(jìn)入歐盟委員會(huì )、歐盟理事會(huì )和歐洲議會(huì )三方協(xié)商階段,若進(jìn)展順利,將得到最終通過(guò)的法律文本,并于202311日起正式施行,將設定3年的過(guò)渡期。

按照CBAM的邏輯,如果歐盟生產(chǎn)一個(gè)高碳產(chǎn)品的產(chǎn)量下降了很多,但是被其他國家的進(jìn)口產(chǎn)品替代,而其他國家二氧化碳減排的政策并不是很?chē)栏?,那么歐盟內部企業(yè)的競爭力就會(huì )受損。因此,CBAM要求碳密集型產(chǎn)品的進(jìn)口應完全遵守國際貿易規則,以防止通過(guò)進(jìn)口非歐盟國家制造的產(chǎn)品來(lái)抵消歐盟的溫室氣體減排努力,最終實(shí)現防止碳密集型產(chǎn)品的生產(chǎn)轉移或進(jìn)口的目的。

作為全球最大的經(jīng)濟聯(lián)盟和發(fā)達國家最集中的地區,歐盟成員國大多處于后工業(yè)化階段,加之當地工業(yè)原材料匱乏,很多工業(yè)產(chǎn)品及日常用品需要從我國進(jìn)口。巨大的貿易體量使歐盟一直是中國重要的貿易伙伴,目前我國對歐盟出口的商品多集中在汽車(chē)、機電、化工與基本金屬等領(lǐng)域。按照最新統計數據,今年前兩個(gè)月歐盟重回我國第一大貿易伙伴,貿易額達到8746.4億元,增長(cháng)12.4%。

CBAM的通過(guò)將無(wú)疑會(huì )對我國高碳行業(yè)的出口產(chǎn)生影響。這是因為在歐盟認為最需要減碳的44個(gè)行業(yè)中,85%與材料、能源以及為工業(yè)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提供原材料的行業(yè)相關(guān)。此外,化工產(chǎn)品、基本金屬、紙制品和非金屬礦物制品等行業(yè)雖然對貿易依賴(lài)相對較小,但其碳排放強度高,也會(huì )直接受到影響。以鋼鐵行業(yè)為例,按照今年工信部等三部門(mén)發(fā)布的《關(guān)于促進(jìn)鋼鐵工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,中國鋼鐵行業(yè)的碳達峰目標設在2025年。但中國鋼鐵企業(yè)主要采用高爐和氧氣頂吹轉爐煉鋼法,碳排放強度相對較高。因此,歐盟CBAM實(shí)施后,將對中國鋼鐵產(chǎn)品出口歐盟形成一定制約。

事實(shí)上,伴隨著(zhù)我國出口產(chǎn)品貿易額逐年增長(cháng),進(jìn)出口貿易中所含有的碳排放以及國際間的碳轉移數量正逐漸增大。但與之相比,絕大多數國家在制定減排方案時(shí)并沒(méi)有對本國消費與外國消費所產(chǎn)生的二氧化碳進(jìn)行清晰的界定,只是籠統地將碳排放的責任全部歸咎于生產(chǎn)者。因此,現在談碳關(guān)稅,也不能忽視“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”,即不能一概而論地認為誰(shuí)當前排的碳多,誰(shuí)就應該多交碳稅,而也應同時(shí)看到,歷史上很多國家存在巨額的碳負債。最重要的是,任何經(jīng)濟體也不應把“碳關(guān)稅”變成一個(gè)制造貿易壁壘的新工具。

因此,早在2009年,我國商務(wù)部就對當時(shí)國際上盛行的碳關(guān)稅話(huà)題表示了反對態(tài)度,認為碳關(guān)稅擾亂國際貿易秩序,不利于各國應對全球金融危機的挑戰。商務(wù)部新聞發(fā)言人近日也對CBAM作出回應,表示中方希望歐方有關(guān)立法措施應符合世貿組織規則,避免形成新的貿易壁壘,以促進(jìn)綠色領(lǐng)域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,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挑戰。在國際上,與中國立場(chǎng)相似的還有俄羅斯、印度等新興市場(chǎng)國家。俄羅斯政府認為碳關(guān)稅本身就是一種貿易壁壘,違反WTO規則;印度則一直反對發(fā)達國家擬向發(fā)展中國家征收碳關(guān)稅的舉措,認為其合法性有待進(jìn)一步商榷。然而,受限于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需求和技術(shù)水平,以及對發(fā)達國家市場(chǎng)的依賴(lài),很多發(fā)展中國家在碳關(guān)稅、碳減排和氣候變化問(wèn)題方面也存在態(tài)度不一致,立場(chǎng)不夠堅定的現實(shí)。

面對國內綠色轉型的需求,以及國際市場(chǎng)“綠色壁壘”的挑戰,低碳將會(huì )成為越來(lái)越多買(mǎi)家的硬性要求。

在政府層面,我國應在碳關(guān)稅和國際氣候治理議題上積極參與規則制定,既要體現大國擔當,也要團結廣大發(fā)展中國家積極維護自身利益,要提倡“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”原則,主動(dòng)地參與國際協(xié)調機制和相關(guān)行業(yè)國際標準的制定。

在行業(yè)商協(xié)會(huì )層面,應積極從本行業(yè)特點(diǎn)出發(fā)研究“碳關(guān)稅”外貿對策,積極向企業(yè)宣介國外政策動(dòng)態(tài),并協(xié)助企業(yè)關(guān)注國際產(chǎn)業(yè)鏈上各類(lèi)產(chǎn)品的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,減少因成本波動(dòng)帶來(lái)的影響,圍繞推動(dòng)企業(yè)更好、更快、更穩“走出去”,打造精準高效的企業(yè)服務(wù)體系。

在外貿企業(yè)層面,雖然一方面可能面臨不小挑戰,但另一方面也要在潛在的風(fēng)險中看到可能出現的機遇。要順應發(fā)展趨勢創(chuàng )造更加持久、“綠色”的貿易模式。相關(guān)制造型企業(yè)應加強節能技術(shù)與清潔技術(shù)的攻關(guān),探尋對風(fēng)能、水能、氫能等清潔能源的運用。相關(guān)高新技術(shù)企業(yè)應加大科技創(chuàng )新,研發(fā)新材料和新能源來(lái)為低碳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提供有利基礎。以出口為導向的企業(yè)應積極構建貿易多元化發(fā)展策略,開(kāi)辟?lài)H新市場(chǎng),尤其是增加對發(fā)展中國家等新興經(jīng)濟體的出口份額,必要時(shí)應根據自身實(shí)力加大對外直接投資步伐,最終通過(guò)貿易轉移效應緩解壓力。

信息來(lái)源:中國貿易報